來源:日本新華僑報
  中新網6月23日電日本新華僑報日前刊文稱,6月18日,在東京都議會上,女性議員鹽村文夏發言質疑政府的育兒政策時,一位男性議員竟然反擊道:“你還是早點結婚吧”“你又沒生過孩子”。此言一齣,引起軒然大波,各黨派女性議員開始聯合抗議歧視女性的言論。甚至指責其侮辱性言論是“性騷擾”。文章指,在日本政壇,質疑與反質疑本是司空見慣的事。
  文章摘編如下:
  事實上,在日本政壇,質疑與反質疑本是司空見慣的事。偶爾辯論到激動時,敵對觀點的議員們甚至有可能“君子動口也動手”。對事不對人,有時很難把握其中的“度”。不過這一次,男性議員針對的顯然不是事,甚至不是該女性議員本人,而是日本數量龐大的未婚未育女性了。
  據統計,2012年日本女性平均初婚年齡為29.2歲,初次生育年齡達到30.3歲。比起1980的初育年齡26.4歲,推遲了整整四歲。
  30不嫁,在東方傳統中成了被攻擊對象。“剩女”一詞的流行讓適齡女性“壓力山大”。而日本日益加重的少子化現象,更加重了日本社會對育齡女性的“期盼性壓力”。無端被扣上“剩女”帽子而憤憤不平的女性,正好藉此機會給日本男性乃至社會好好“上一課”。
  戰後女權主義在世界蓬勃發展,日本也出了不少“女權鬥士”。促進男女平等成為政治進步、社會開化的重要標誌之一。日本的“女性經濟”之發達,令人印象深刻。各類專為女性開發的商品玲琅滿目,針對女性的特別關愛組織機構也數量龐大。
  然而,行為背後深藏的觀念,卻是“水下的冰山”,僅僅像日本媒體一樣,在“歧視女性”、“性騷擾”上做“水面上”的功夫,恐怕是忽略了更深層次的問題。
  日本社會長期以來保持著“男主外,女主內”的傳統。女性在婚後,普遍成為“全職主婦”,相夫教子就是她們的“職業”。不少女性遵循社會法則,早早嫁做人婦。婚後由於丈夫一心一意忙工作,不管家中事務,許多主婦在操持家務中鍛煉出了勤勞果敢的性格。比起只會發嗲賣萌的“無知少女”,婚後的女性顯然可靠得多。社會也因此認為, “已婚已育”是判斷女人是否成熟的標準。
  政治一直被認為是一項“成人的游戲”。即便是男性政治家,在沒有自己組建家庭時,也會被認為“不成熟”。成家立業是“靠譜”的標誌,不分男女。這可以算是“東方式政治”中的不成文法典。在傳統政治語境下,這一習慣性判斷似乎並沒有錯誤。然而到了現代,由於男女擇偶觀念的衝突,這一“法典”顯得過時了。
  統計數據顯示,社會地位高的男性初婚年齡小於社會地位低的男性,而女性卻正好相反。部分優秀女性不願過早的被婚姻束縛,她們更希望為自己的人生奮鬥,不願被傳統的婚姻觀念束縛,因此初婚初育年齡不斷推遲。
  問題來了。隨著婚育年齡的推遲,如今未婚未育的女性不見得“不成熟”,她們雖然並未經歷過婚姻,卻同樣有資格玩“成人的游戲”。而仍然沒有及時轉變觀念的部分男性政治家卻認為她們“不夠格”。不論是否願意,傳統的“家庭社會”早已開始崩塌,現代的“個人社會”在建立過程中需要更多的支持。適當降低婚姻的社會意義,才是解決這類“歧視”的根本之道。說白了,就是無論是否婚育,都有資格討論婚育政策。政治性發言的對錯不能因為發言人的個人婚姻狀況受質疑。
  據悉,鹽村議員日前已經根據東京地方自治法中的相關規定,要求禁止發出歧視性言論的男性議員出席東京都議會。(蔣豐)  (原標題:日華媒:東京未婚未育女性不得參政議政�
創作者介紹

cv08cvlxt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